排球视频下载|排球自由人为什么矮|
永定新闻网欢迎您!

?西陂的水 西陂的梦

2019-04-10 08:52:19 来源: 永定新闻网  责任编辑:   

西陂的水 西陂的梦

□张耀清

西陂的梦源自西陂的水。西陂的水让西陂人的梦源远流长,滔滔不绝,奔腾向前。

当我一次又一次听完西陂村外出乡?#22303;?#27849;镇先生充满激情的讲解后,脑子终于冒出了这样一句话。

西陂村地处永定区高陂镇,与有着“红色小井冈“之称的虎岗镇毗邻,离龙岩市区不到半小时路程。是离龙?#39029;?#26368;近的福建土楼古村落,也是离“尘”最远的养心福地。

说它是离“城”最近的福建土楼古村落,是因为西陂至今还有数十栋或相保存完好或遗?#33452;?#22312;的“五凤楼”。“五凤楼”是世界文化遗产——福建土楼的典型代表之一,在西陂能够见到如此集中,如此规模的“五凤楼”堪称奇迹。因为西陂没有列入世界文化遗产保护地,特别是西陂是一个经济相?#33489;?#36798;的村落,近年龙岩市又在西陂所在的高陂镇打造龙岩的“海沧?#20445;?#22312;这样一个大?#23576;?#19979;,西陂能够保有这样一大批“五凤楼”是令?#22235;岩?#24819;象的。至少可以说,西陂人为了保护这些“五凤楼”是做出了艰难的选择和巨大牺牲。

西陂村为了保护“五凤楼”作出了牺牲,这或许就是文章标题所写的“西陂的梦”。

西陂是一个有梦想的古村落。说到西陂的梦,还得从西陂的水说起。

大凡到过西陂村的人都知道,西陂村前有一条永定河绕村而过,终年奔流不息,养育着一代又一代西陂人。但人们不一定知道,西陂的水最奇妙之处不仅仅是因为有永定河,更有从永定河上游引入的,如同一张硕大的水系流经西陂村的家家户户。所以走进西陂村,人们可以看到像丽江城内一样的内河水系。如果用夸张一点的说法,西陂村内的水系丝毫不亚于丽江。其实这还不是西陂水系的最大特点。西陂水系的最大秘密是隐藏在西陂村的祠堂里,隐藏在西陂村家家户户门前的池塘里。

作为客家古村落,西陂村也拥有众多的宗祠。在各个祠堂和老屋门前均有大小不一的池塘,仅在总祠堂周边共有九口池塘,这些池塘的水,都是从总祠堂门前的池塘分级流下来的。如果从空中俯瞰,宛若一块块明镜撒落在西陂。而一个个池塘相互贯通的水系,更是印证了朱熹的那首脍炙人口的诗篇:“半亩方塘一鉴开,天光云影共徘徊。?#26159;?#37027;得清如许,为有源头活水来”。虽说西陂的水,没有李白笔下那种“飞流直下三千尺”之气势,也没有杜甫笔下的“不尽长江滚滚来”之豪迈,?#27426;?#35199;陂的水却有刘禹锡“水不在深,有龙则灵”之意,更有苏轼的“总把西湖比西子,淡妆浓抹总相宜”之?#23567;?/p>

西陂的水,就这样从春流到冬,一年四季,永不干涸。即便是大旱天,西陂池塘的水依然是流水潺潺,清澈见底。正如一位老“娭毑?#20445;?#23458;家话:祖?#31119;?#25152;说,西陂的水,一半来自上游的河水,一半源自地下泉水。一语道破,让人恍然大悟。不得不佩服西陂村的先人,他们在历经千辛万苦之后,居然能够找到这样一块“世外桃源”。不得不为西陂村的先人点赞,他们居?#35805;?#27700;的源远流长理念注入到他们世世代代薪火相传之中。

水不再是简单的用于生活,水不再是简单的用于耕作,水不再是简单的滋养生灵。水,已经是萦绕在西陂人心中的“魂?#20445;?#26159;流淌在西陂人身上的“源?#20445;?#26159;西陂人无法割断的“乡愁”。

就像饮水思源一样,在西陂村?#22303;?#20256;着一个动人的感恩故事。故事说的是西陂七世祖林贲山义子林大钦中状元后,为回报养育之恩,奏请?#23454;?#24681;?#36857;?#30001;西陂村人集?#24066;?#24314;一座高七层的宝塔。这座宝塔历经七代人的努力方建成。初名为“印星塔”?#30333;?#20803;塔?#20445;?#21518;因供奉“妈祖?#20445;?#20415;改为“天后宫”。

就像柔情似水一样,西陂乡?#22303;?#29577;营先生给我们讲起他“娭毑”的故事。林玉营说,1929年毛泽东从苏家坡转移到永定养病途径虎岗和西陂时,太平乡苏维埃执委?#20013;?#23500;向毛泽东推荐了他的爷爷,当地著名的游?#20581;?#20132;通员林金松。毛泽东走后,他爷爷因被错?#20445;?#21487;他“娭毑”此时已有身孕四个月。当有人说他爷爷是“社会民主党”时,她“娭毑”不仅不相信,还坚决为林家生下唯一的后代。后来他“娭太”要他“娭毑”改嫁,他“娭毑”不仅不改嫁,还一直?#20154;?#29239;爷回来。在他父亲14岁那年,他“娭毑”带着他父亲,沿着他爷爷走过的?#33452;?#36335;寻找,最后连尸骨?#27982;?#35265;到,只好在他爷爷牺牲处捧了一把土回老家安葬。

同样的故事还发生西陂乡?#22303;?#32418;勇“娭毑”身上。与林玉堂所不同的是,林红勇的爷爷是红军闽西兵工厂的子弹科科长,最后牺牲在湘江战役。林红勇的爷爷走时给他“娭毑”留下四块银元,他“娭毑”一直舍不得用,一直保留现在。相同的是林红勇爷爷离开时,他“娭毑”也有身孕,他“娭毑”也为了保存红色血脉,终身未改嫁。

同样的故事同样发生在著名烈士?#20013;?#23500;的家里。

同样的故事同样发生在革命烈士林守玉的家里。

为什么在一个小村落,会发生同样的故事,这绝不是偶然的巧合,难道这不就正是那句“滴水石穿”的成语展现出来的坚忍不拔的精神,不就正是“抽刀断水水更流”的不屈不挠品格的绽放。

为什么在一个小村落,会发生同样的故事,简单地用偶然的巧合是无法解释的。因为这一切的背后正是林氏先?#22303;?#21017;徐的“海纳百川 有容乃大。壁立千仞 无欲则刚。”的真实写照。一滴水,只有融入江河才能走向远?#20581;?#19968;滴水,只有融入大海才能?#24403;?#19990;界。

在西陂我们可以找到、听到、看到许许多多像“娭毑”那样的红色故事。

福建省文物局局长傅柒生先生?#22303;?#23721;市博物馆馆长吴锡超先生在他们合作的一篇论文《1929毛泽东在西陂》曾提出“西陂是闽西五大暴动之一”的论断。这是二位长期从事党史工作者第一次向外界发布的观点,虽然至今还未引起人们的更多注意,但在我心里却有着千斤的重量。因为我看到西陂的那“滴水”早已融入中国革命的那片?#25353;?#28023;”。

作为“闽西五大暴动之一”的西陂,正如傅柒生和吴锡超先生所写的那样,早在1928年这里是“分田分地真忙”。坝塘圩可以作证,如今依然是商铺林立,足见当年的?#34987;?#27611;泽东曾经十分高兴地说“苏维埃圩场真好”。时至今日,每逢重大节日,这里仍然是一个农副产品的交易场所。“流水一渠”可以作证,沿渠两边的店铺依然在默默?#21364;?#37325;新开张的时分,尽管随着时光的流逝店铺?#34892;?#32769;旧,但店铺并没有失去昔日的光华。“培荆堂”可以作证,当年毛泽东曾在这亲自品尝正宗的条丝烟,并赞口不绝。从此,林氏?#20540;?#21019;造出“胜日牌”烟刀,其“胜日”二字,更是有胜过日本的“朝日牌” 名扬四海。

作为“闽西五大暴动之一?#20445;?#35199;陂这滴水不再是简单的?#27426;?#28010;花,而是奔腾的河流。西陂在当年所创造出来的革命历程,远不止一次暴动。在苏维埃广场,一座座古老的土楼门前,依?#36824;?#30528;“苏维埃21号”“苏维埃22号”“苏维埃23号”……?#35753;排疲?#36825;是一个保存91年的门前,这一个全国唯一以苏维埃命名的村民小组。正如龙岩市党史专家苏俊才说,这是一个“永远的苏维埃”。

作为“闽西五大暴动之一?#20445;?#35199;陂这滴水不再是挺立在荷叶上,早?#39068;?#23556;出太阳的光辉。从最早建立的农村信用合作社到消费合作社,从最早建立的劳动学校到最早建立的审?#22411;ィ?#20174;红军医院到共青团组织,这里早已是一块中国共产党人治国理政的?#23548;?#22320;。共和国金融从这里走来,共和国法法院从这里走来。共和国劳动学校从这里走来,共和国的商贸从这里走来,共和国的基层政权建设从这里走来……西陂,呈现在世人面前的是一个“共和国政权的缩影”。

作为“闽西五大暴动之一?#20445;?#35199;陂这滴水早已化作滚滚江河,汇入茫茫大海。虽然人们并不知道西陂曾经发生的一切,虽然外界并不知道西陂曾经拥有的“光环?#20445;?#20294;西陂人并没有因此而埋怨,依然像那滔滔的流水,?#28216;?#20572;下前进的步伐。虽然历经风霜雪雨,但西陂的水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,也没有随着现代生活而改变。他们在默默守护着这片土地,滋养这片土地。走进西陂,“儒林第”?#25353;?#22827;第”等一座座至今保存完好的“五凤楼?#20445;?#20197;其“崇正、守正”的品格?#36335;?#22312;向我们诉说这里发生的一切,同时也向我们?#25925;?#36825;里的人们为“崇正、守正”做出的牺牲和贡献。

面对西陂红色传奇,不由得使我想起毛泽东同志的一?#36164;?#21477;“?#37096;?#31291;?#37027;?#37325;浪,遍地英雄下夕烟。为?#24418;?#29298;多?#25345;荆医?#26085;月换新天。”

是呀,西陂曾经的梦想虽然没能在他们那一代人手中实现,但他们的遗愿没有由此消失。一代又一代西陂好儿女继承了革命先辈的光荣传统,踏着他们的足迹砥砺前行。林泉镇,虽不是烈士的后代,人们却说他是烈士附身。整整十年了,他一直为揭开西陂这段封尘的红色历史奔走呼喊。林玉营虽说爷爷是秘密交通员,由于交通员的特殊性,他爷爷却一直未能评为烈士,而他却一直为宣传西陂的红色历史出资出力。在西陂像这样的人还有很多很多,林红勇、林荣生……他们就像永定河的一滴水,他们就像永定?#27704;鏌欢?#26421;欢腾的浪花。

是呀,站在高高的笔架山上,远眺西陂,此时西陂犹如一艘大船。是西陂的水造?#22303;?#35199;陂这艘大船,也因为西陂发达水系,让西陂成为一艘永不沉没的大船。天后宫就像这艘大船桅杆,一座座土楼就像装满的货仓,从永定河一路杨帆远航,

新时代、新西陂、新梦想。西陂的梦伴随西陂的水从苏维埃流淌而来,又在新思想指引下驶向新时代。一个以“红色客家小镇”而命名的新西陂正在崛起,一个以苏维埃命名的红色广场即将重现在世人面前,一个以胜利命名的文化广场即将引领西陂重新出发。


?
排球视频下载
黑客为啥不接博彩 全网36码 双色球选号器 龙虎规律分析 11选5大底做号方法 吉子棋牌龙虎大战怎么押注 飞艇计划6码神器 机选一注双色球易彩 重庆时时五星计划网 快乐时时开奖结果走势图